甘南迭部县旺藏乡村民桑杰:毛主席住在我家里

2020年1月21日 0 作者 亚搏体育平台

原标题:“毛主席住在我家里”

53岁的桑杰自己也记不清这些年来自家老屋究竟来过多少游客,更记不清自己曾向游客介绍了多少遍当年长征时毛主席在老屋住过的情况。桑杰是迭部县旺藏乡旺藏村茨日那村民小组村民,因为1935年毛主席和红军曾在他家住过,现在他的家成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当地红色旅游景点之一。从爷爷那辈算起,桑杰一家三代人守护着当年毛主席住过的这座小二楼,守护着他们的红色记忆。

昔日天堑变通途

俄界会议后的第二天,也就是1935年9月13日,毛泽东和红军离开高吉村,沿达拉河顺流而下,向东北方向前进,目的地是现在的迭部县旺藏乡,行程约60公里。这短短的60公里,红军却走了整整3天,一路上,除了要对付来自河对面的冷枪,还要面对没有铺板的云崖栈道,这些栈道横嵌于百丈悬崖之上,有的凌空架在湍急的河面上,十分危险。60公里的距离,一步步走来,真可谓是艰险异常;而8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从高吉村开车,乡村道路加省道一共用了不到一个半小时就到了旺藏,当年的天堑变通途,可以告慰在战斗中长眠于此的红军战士了。

到达旺藏后,一军团住在旺藏村,三军团和军委纵队住在旺藏寺。在该寺东面约300米的地方,有个二三十户的藏族村子叫茨日那,毛主席就住在村西头的一幢木楼里。

在这里,毛主席向红一方面军二师四团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面授了“在三天之内夺取腊子口”的命令。如今,毛主席曾经住过三天三夜的地方——茨日那村的一座二层小楼,成为来自四面八方游客瞻仰的红色圣地。

半山坡上的毛泽东旧居

茨日那毛主席旧居内,抱着1岁多小孙子给游客讲解的桑杰忙得不亦乐乎,虽然只是义务讲解员,但桑杰很认真,既要讲清楚历史,又要按照规定登记游客的信息。我们来采访桑杰的这天,早上8点不到就不断有参观的人来,送走一拨又一拨,桑杰忙得像个陀螺。

毛主席旧居位于茨日那半山坡众多藏式民居中间,在许多新翻建的房子面前丝毫不起眼。顺着村里的小巷往坡上走,进入院门后,面前有一座二层小楼,一楼是土质结构,二楼是木质结构,毛主席当年就住在二楼。二楼的居室内,还保留着桑杰一家三代多年来收藏的红军当年的物品——药箱、瓷碗、牛皮公文包等。桑杰说这些物品有些是当年红军留下来的,有些则是爷爷格让和父亲阿仓一点一点从周围村民手中收过来的,经过多年的努力,许多珍贵文物在他们手里得到保护。旧居内的毛主席像前,跟在俄界会议旧址毛主席故居内的情形一样,许多洁白的哈达表达了村民们的敬意。

小时候,桑杰和奶奶住在一起,奶奶时常向他讲起往事。当年红军来的时候,奶奶阿冷只有27岁,全村也只有35户人家。“红军大部队进驻旺藏,很多民房被征用,我家木楼因为够宽、够大而且易于守卫也被征用了。平常一片宁静的茨日那突然热闹起来,家里的院子人来人往,进出的人很多。但他们都很和气,也很有秩序,这些红军非常尊重藏民的生活习俗,不随便使用院里的东西。他们有的打扫卫生,有的烧火做饭,宣传队员在墙上书写标语,医生走村串户,为村里的老人治病送药。”

“事后爷爷才知道,当时住进我家的大个子红军,就是长征路上指挥千军万马,让国民党反动派闻风丧胆的毛泽东主席。”

“红军北上后,爷爷精心保护我家木楼里的格局,墙上的标语用石灰暂时覆盖,红军留下的竹骨雨伞,厚厚的牛皮公文包与药箱都得到了精心的收藏。”桑杰说。

上世纪70年代末,肖华将军故地重游,来到茨日那村时,一眼就认出了当年毛主席住过的地方。

守护的传承者

现在,守着旧居的桑杰还有2亩4分地,除了种地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守护旧宅并当讲解员。而让桑杰感到困扰的是,由于要照看毛主席旧居,自己基本上分身乏术,家里的好多事情都无法去做。比如有时候人在山上种地,山下有游客来了,一个电话,就得下去,一来二去上上下下,跑了很多路不说,地里的活也耽搁了。为此,他把家里成员都发展成为义务讲解员。女儿在旺藏中学当老师,在家有空时基本上就充当了讲解员;儿子在合作市打工,虽说常年不在家,但只要回来,只要有游客,必定是讲解员;就连汉话说得不太好的老伴,也一边带孙子一边帮忙招呼参观者。桑杰说,这几年来参观毛主席旧居的游客越来越多,2015年全年来的人约1.5万人,而2016年上半年,这个人数就达到了2万。在他看来,人们还是有很深的红军情结的。

桑杰给我们的印象是,汉话说得好、健谈、有文化,也见过世面,但同时他又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普通人,有烦恼也有抱怨。他说:“大山外面有广阔的天地,村里的人大多出去打工学习,他们在外面挣了钱,有的盖了房子,有的买了汽车,面对诱惑,我也曾经动摇过、想放弃。”看得出,桑杰有些着急,但他同时又很执著,冠冕堂皇的话说不出来,只质朴地来了这么一句:“无论如何老屋不能丢下,这是当年毛主席住过的地方,父亲说了,要守好这里。”1983年,桑杰的父亲阿仓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嘱咐桑杰要守护好毛主席旧居。当时的那一幕,桑杰说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爷爷格让把小木楼传给了父亲阿仓,父亲又传给了桑杰。读过中学的桑杰知道这栋房子的特殊意义,像祖辈一样,发自内心地呵护着它。2006年,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之际,桑杰在腊子口战役纪念碑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走向小康之路的茨日那

茨日那所在的旺藏村包括4个村民小组,共有281户1008人,茨日那是比较重要的一个。近几年,先后投资1200万元进行茨日那红色旅游景区开发;投资250万元进行茨日那风貌改造;投资50万元进行茨日那村巷路面硬化;投资30万元进行茨日那人饮建设;而在茨日那毛主席旧居旁边,投资2600万元的茨日那非物质文化民俗博物馆也即将竣工……

我们在村里与村民攀谈,最大的感受是村民对现有生活的满足以及对未来生活充满着信心。在他们看来,红色是当年红军留给他们最大的财富。

而在桑杰眼里,守护好茨日那的毛主席旧居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

1981年,桑杰家的老屋被确定为甘肃省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又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1993年,迭部县政府拨款,对旧居进行了一次重大改造,旧居文物的价值也得到了重视,在县乡两级政府的高度关注下,又有一批珍贵文物走进旧居,在维修过程中还发现了红军留下的标语,历经五十多年风雨,依然使人振聋发聩。维修结束后,迭部县人民政府立碑以示纪念,这里成为迭部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红色旅游景点。

为保护好这个红色遗址,从2006年起,当地政府每年给他家2000元的文化补助资金;从2008年起,每年的补助增至1.2万元。

现在,这座1927年建起的两层小楼,在桑杰一家的呵护下总体上保存完好,虽说快90年了,但仍然结实,仍在承载着众多参观者对历史的回望。守护这座老屋的桑杰,2000年在小楼的旁边盖起自家新房,新房旧屋围成一个小院。桑杰说,这是我们三代人的光荣,看好这里是我的职责,我死了,我要让我的儿子继续守护。

记者 娄成斌 文/图

来源:中国甘肃网-兰州晚报


十信

他问的实际上是我现在还相信什么。我当时没搂住,说了三点,其实,我当时想到了十点。


王毅摆平最微妙的三角关系

与当前中国最别扭的国家,一个是老对手日本,一个是新冤家韩国。钓鱼岛争端,前几天日本还不迭声地抗议再抗议;部署萨德系统,更让中韩关系立马由蜜月翻脸成了冷战。


“高狗一等”的狗累不累

累得像条狗,这已经是很多人的口头语了,但是,为什么累就要用狗做比喻呢?猫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