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建设国内首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

2019年11月28日 0 作者 亚搏体育平台

连日来,中国大数据产业峰会暨中国电子商务创新发展峰会在贵阳举行。因为大数据,贵州再次吸引了全球的目光。

作为国内最早发展大数据的省份,短短两年多,贵州就创造了大数据领域的多个国内第一:率先建成了全国第一个省级政府数据集聚、共享、开放的“云上贵州”系统平台,率先设立国内首个大数据交易所……今年2月,贵州获批建设全国首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

借助大数据的东风,欠发达的贵州与发达地区站在同一起跑线。贵州是全国扶贫攻坚任务最重的省份之一,群众贫困、生态脆弱、产业结构单一,长期以来面临着多重任务、多重挑战:既要保持一定的速度、千方百计做大经济总量,也要加快转方式、促进结构调整;既要设法还民生旧账,也要不添新账;既要守护好绿水青山,也要确保贫困群众如期脱贫,与全国同步实现全面小康。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为贵州后发赶超、破解难题提供了历史性机遇。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表示,发展大数据是贵州坚定不移的战略选择。

2013年,贵州“抢跑”发展大数据,一条追赶型、调整型、跨越式、可持续的发展路子渐次明朗。空气清爽、能源充足、地质结构稳定,地处西南陆地交通枢纽位置……先天优势赋予了贵州建设大型绿色数据中心、深耕数据蓝海的基础,但只有不断努力才能赢得先机。

围绕“数据从哪里来、数据放在哪里、数据谁来使用”,推进数据聚集、融通、应用,着力构建大数据内容中心、服务中心和交易中心,培育大数据核心业态、关联业态和延伸业态,贵州大数据产业从无到有、由小变大。目前,贵州省销售收入过500万元的大数据电子信息企业322家,去年大数据产业规模总量增长37.7%。

数据从哪里来?一方面,贵州积极推进政府数据公开,建成全省数据统一存储共享平台“云上贵州”,该系统汇聚政务信息5万G数据量,日均数据调用量10亿次。同时,大力发展呼叫产业,积累数据。目前,仅贵阳市的呼叫坐席就超过了10万席。此外,加大数据招商力度,已有11个国家部委、10多个行业、20余家企业集团将数据中心放到贵州。

数据放在那里?以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大通信运营商和富士康、华为贵安新区数据中心基地为核心,贵州汇聚了一批国际级、国家级、行业级数据中心。仅三大运营商一期建成投运的标准数据存储服务器承载能力就达16万台。

数据谁来使用?2014年以来,贵州多次在北京举办大数据产业发展推介会,2015年在贵阳搭建数博会平台,招揽各方企业、英才。已有阿里巴巴、京东、腾讯、浪潮、高通、惠普、思科、IBM、微软等大数据领军企业落户,重点培育集成电路、智能端产品制造、云平台运用等产业。

贵州发展大数据也给怀揣着梦想的“创客”以圆梦的机会。在“云上贵州”大数据商业模式大赛、中国痛客大赛的参赛者中,既有国内一线城市的青年,也有来自境外的寻梦人。众多投资机构纷纷来到贵州,寻找好项目。

同时,贵州积极公开政府数据,为创新创业提供基础资源,同时营造最能容许试错、包容失败的“实验田”环境,为梦想者圆梦“筑巢”,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最新统计显示,大数据带动贵州新增从业人员4万人,全行业达到16万人。贵州已成为全国大学生流入地。

据了解,大数据是贵州省“十三五”时期重点实施的两大发展战略之一,该省将继续加快发展以大数据为引领的电子信息产业,推进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建设,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促进数据资源共享,打造全国大数据发展战略策源地、政策先行区、创新引领区和产业聚集区。

贵州省省长孙志刚表示,该省将以建设国内首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为契机,围绕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厚植大数据发展优势,在数据资源共享开放、数据中心整合利用、大数据创新应用、大数据资源流通、大数据产业聚集、大数据国际合作、大数据制度创新等7个方面进行系统性试验,充分挖掘大数据的商用、政用、民用价值,为贵州实现后发赶超培育新动能,壮大新实力。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